首页 >> 缺失性教育

sg飞艇五码计划: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,不许惹我哭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婚礼明明是安排在祈星大酒店的,可是现在这条路明显是要过海的,阳阳脑子懵懵的,她不怕别的,就怕倪子洋给她什么意外惊喜,她浑然无知,最后哭的太厉害反叫人笑话了去!“我今天妆有点浓,我一直让化妆师给我化淡一点,她不听我的,倪子洋,你可不能把我弄哭了!”阳阳急了,见他只顾将脑袋埋在她的肩上低低地笑,也不答她的话,她又问:“你说啊,到底去哪里啊?”不等倪子洋开口,小樱桃已经凑过来冲着阳阳道:“干妈,当然是去结婚啦!”小樱桃今天穿着漂亮的天蓝色小裙子,跟小羊羊、花花、夭夭一起待在他们的花车里。

花车是加长款的商务车,里面还有自带的小酒吧跟餐桌,此刻花花正趴在餐桌上,手里拿着一只彩色笔,很认真地画画,夭夭带着耳机,很认真地看着车里的动画片,小羊羊陪着小樱桃坐在花花旁边,两人一起大口大口吃着蛋糕。

吧台上有一排白色的小射灯笼罩在餐桌上,将几个孩子各得其乐的小身影笼罩的分外温馨。

倪子洋笑着道:“你看,小樱桃都知道的事情,你还问我,不觉得丢人?咱们还能去哪儿,当然是去结婚啊。 ”阳阳紧张地握着他的手,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。

错开脸望向窗外,她看着车前设置的导航,细心地发现了设定路途竟然有20km,那么她猜的没错,倪子洋就是要带着她过海的。 难怪这家伙天不亮就来接新娘了!她又瞥了眼后视镜,发现那一条长长的豪华车队有条不紊地追随在后,显然是早就安排好了的。 一颗心扑腾扑腾直跳。 倪子洋放开她,从吧台倒了杯牛奶递给她:“喝点,放轻松。 ”阳阳端过杯子,咕噜咕噜喝了一半,倪子洋接过她的杯子咕噜咕噜继续喝完,落杯的一瞬,他笑了笑:“没想到,咱俩都老夫老妻了,好不容易结个婚,还都能紧张成这个样子。 ”“你也紧张?”阳阳顿时乐了,两只眼睛弯成了小月牙盯着他,他无奈地笑了笑,抬手在她娇俏的鼻尖上刮了一下:“当然!”坐回她身侧,他拉住她的双手非常认真地看着她:“阳阳,我紧张得原因有很多,除了这是属于我们得之不易的婚礼之外,还有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。

那就是,我希望今天的一切安排,都可以让你满意。

至少在将来的不论某个时候,你偶尔会想起来,嘴边都会挂着笑意,意犹未尽。 ”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,表情很静,让她不容忽视他的郑重。 鼻子一酸,她抽回自己的小手,反手拍了她一下:“讨厌,说好了今天不许让我哭,不许让我丢人的,我的妆要是花了,成了大花猫,就是你的责任!”“哈哈哈,你就算不变成大花猫,也会是我的责任!”大笑着将阳阳搂进了怀里,倪子洋只觉得这一生真是圆满了。

时光宛若蜿蜒的溪水,寂静流淌。

夫妻二人相拥了一会儿之后,一只白皙的小手忽然伸了过来,轻扯着倪子洋的衣摆,小声道:“爹地!爹地!”倪子洋俯首看了一眼,是自家帅气的儿子。 阳阳也微笑着看着小羊羊,这家伙今天穿着白色的小礼服,打着金色的蝴蝶领结,白皙的皮肤、精致的五官,还有那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,简直就是一个漂亮的不得了的小仙童。 小羊羊凑上脑袋,小声道:“爹地,我的戒指!戒指!”倪子洋了然,起身在储物柜里取出自己的皮包,里面有一个精致的天蓝色天鹅绒礼盒,他看了眼小樱桃,见小樱桃正在陪着花花一起画画,便将盒子给了小羊羊:“给。 ”小羊羊咧嘴笑,背过身躲在夫妻身后,悄悄打开看了一眼。 是一对很小的戒指,铂金做的戒托,一枚镶了粉色的小宝石,一枚镶了蓝色的小宝石,看起来也算精致漂亮。

小羊羊痴痴地笑,扭头看了小樱桃一眼,关上盒子,将盒子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:“谢谢爹地。 ”他很快跑开了,若无其事地跟着孩子们一起玩。

阳阳见状,不解道:“怎么回事?”倪子洋轻叹了一声,凑她耳边小声道:“说来话长。

反正就是小樱桃要走了,小羊羊舍不得,跟我要一对戒指,说彼此都戴了戒指才算是一对。 我便应了,让宁婷找工人临时做了一对。 小孩子嘛,总归不好伤他的心。 ”“宁婷他们也来了?”“嗯,来了,她跟邹磊还有他们的女儿是昨天下午的飞机到的。

现在跟宾客们在一起。 ”“宾客们都在哪儿?”“呵呵,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

”“”抓狂啊,阳阳算明白了,这辈子她都让倪子洋吃的死死的,是套不出话的了。 罢了罢了,往倪子洋怀里一靠,反正有个温暖的人肉靠枕在,她且闭上眼,安静地等着吧。 “老公,你看我的小樱桃画好了!颜色图的很漂亮吧?”小樱桃笑着把自己的画推到了小羊羊面前,小羊羊看了点点头:“好看!画的真好!”小樱桃咧嘴笑,抢过画给倪子洋夫妇递过去:“干爹干妈,我画的小樱桃。

”“栩栩如生,漂亮!”倪子洋又看了看花花,她是最早开始画画的孩子,招手道:“花花,你画了什么?”花花看了看自己画的,犹豫了一会儿,把画交了过去:“我画的、不、不好。

”阳阳眸子一亮,赞叹道:“这个苹果画的很漂亮啊!”花花摇头:“不、不是苹果。 ”“啊,是桃子!”小羊羊笑了,觉得自己不会猜错。 花花摇头,那表情像是要哭了:“也不是。

”倪子洋眯起眼睛看了半天,小心翼翼地说:“花花画的挺漂亮的,只是,这是什么呢,能告诉我们吗?”花花红着脸,低下头去,道:“是是屁股!我画的,是屁股!”众人:“”...。

标签:缺失性教育,男子装老实人,飞机旅行韩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