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牛奶粉知乎

幸运快艇在线计划: 第105章 终于升官了 求收藏,求推荐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先推荐一本堕落的狼崽的大作,隋末之乱臣贼子,罗罗的书是奸雄,这本是乱臣,听着都不像好人,哈哈,大大们有兴趣可以去支持一下。

【无弹窗小说网】书号:3473912.......听到女儿念出“饮马瀚海,封狼居山,西规大河,列郡祁连”的千古名句,理宗皇帝很有些感慨——这是东汉文学家、史学家班固留下的佳句。 理宗皇帝一直都很喜欢,只是他年轻的时候喜欢的是饮马瀚海,封狼居山,西规大河,列郡祁连的霍去病。 而现在,他只是欣赏写下这等可以流传千古的诗赋的班固的文采。 他摇了摇头,叹口气道:“不可能有这等好男儿了,胡强汉弱已是定局,能保住汉家的一片山水已经不易了,哪里还敢想封狼居山?”升国公主却不以为然,她虽是个女孩,但也是少年,自然朝气蓬勃:“爹爹如何说这等丧气话?那陈郎年方二十,弱冠之龄就英雄如此,假以时日,必能成一代名将,如何不能复我山河,北逐胡虏?”理宗皇帝微微蹙眉,升国公主这话已经有干涉朝政的嫌疑!在刘汉、在李唐,这样的公主不在少数。 但是在赵宋,何时出过如此不知谨慎的公主?看来自己太宠溺这丫头了。 “升国,这话不是你能说得的!”理宗的声音已经放沉,看着女儿,一脸认真地道,“我在,自然有人宠你,若我不在了,你再这样不知轻重的可就要惹祸上身了!”升国公主摇着父亲的胳膊,娇声道:“爹爹,您怎又说这等丧气话?您春秋鼎盛,一定能长命百岁的。

”理宗皇帝看着正在撒娇的女儿,只是摇摇头,教训的话却已经说不出口了。

升国公主看到理宗脸上又露出了笑颜,也嘻嘻一笑,又开始打听起陈德兴来了:“爹爹,这陈郎立功无数,您打算升他做个什么官啊?”这话仍旧是不该问的,不过理宗皇帝也没有计较,笑了笑道:“那陈德兴的确立了奇功,但是年纪毕竟还小,在军中的资历也浅薄,不宜升得太快。

枢院和两淮抚司都是这个意思,不过一个横行副使还是要给的。

朕打算下特旨封他一个从七品的拱卫郎,遥郡是不能加的,不过可以给个带御器械的荣衔以示恩宠。

另外,还有一个权殿前霹雳水军都统制的差遣。

”从一个从九品承信郎一步跳到从七品拱卫郎,这样的升官速度放在别的武官身上差不多是火箭样的速度了。

但是放在陈德兴身上却是升得少了。

如果没有扬子桥一役,没有炸死也柳干,生擒八千北虏汉军的大功,一个拱卫郎照样是能当的。 也就是说,陈德兴在扬子桥一役中的功劳在升官这个问题上,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 至于一个带御器械的荣衔,对陈德兴这个级别的带兵官而言,几乎人人都有,也不算什么。

唯一还算对得起陈德兴的,就是一个权殿前霹雳水军都统制的差遣。

其实这支殿前霹雳水军就是原来的砲军,理宗皇帝给陈德兴“发明”的扭力发石机起了个佳名叫霹雳砲。

又批准了贾似道的建议,让砲军上船去充当西援四川的先锋,因而砲军就成了霹雳水军。 而霹雳水军前面的“殿前”二字倒有点意思,表明这个霹雳水军是南宋真正意义上的禁军,名义上归属殿前司节制,军额是一万人。 贾似道和理宗皇帝并没有等陈德兴打造的三层桨舰亮相,就把七千好几百的归正人一并发给陈德兴了。 倒不是有多信任他,而是四川的形势实在危险,吕文德、刘整合军攻打蒙古人的涪陵浮桥好几回,都没有得手。 贾似道想来想去,也只有让陈德兴用震天雷去把那座该死的浮桥给雷翻了。 而且亲自指挥了扬子桥一役的贾似道已经知道,这“发雷”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也就是陈德兴能调教出百雷百中的霹雳兵,连跟着陈德兴学了两个多月的吕师虎都表示没有学会,而贾似道本人看了陈德兴献上的《海军学》更是如坠云雾。 所以这殿前霹雳水军都统制,只能让陈德兴来干了。

“封了横行,那也就是说陈郎是要入朝谢恩的?”小公主玉脸微红,眼巴巴看着皇帝,“爹爹,女儿能不能见见他?”“呃……”理宗皇帝有些无奈地看着女儿,“这个陈德兴一介武夫,很是粗鄙,没有什么好看的。

”“就看看嘛!”小公主的嘴巴又撅起来了。

“这个,”理宗皇帝叹了口气,这个女儿真是被宠坏了,宫中所有人都拿她当掌上明珠一样哄着,从小到大就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。

如果她一定要见陈德兴,那就肯定是能见到的。 “好吧!就见一面!”理宗皇帝觉得还是让公主见一见陈德兴为好,省得这丫头自己溜出宫去见。

他道:“不过要打扮成小太监去见,可明白了?”……“娘亲,官家的特旨到扬州了,封俺当了拱卫郎、带御器械、权殿前霹雳水军都统制了。 ”理宗皇帝的圣旨是用快马递送,不用几日就送到了扬州。

陈德兴是在抚司衙门里面领的旨,然后便一副兴冲冲的样子回了自己的卧虎坊宅邸。

这样的好消息,当然应该第一时间和俏娘亲郭芙儿分享。

“真的么?真的封了拱卫郎?”陈德兴回家的时候,郭芙儿正在和小萝莉王蓉儿说话,内容自然是和陈德兴有关……结果自然令人失望。

不过听到陈德兴能当拱卫郎,俏娘亲还是露出了喜色。 “拱卫郎已经入了横行,是天子特旨才能封的。 二哥儿,你过了年才二十一,就已经是横行了。

将来的前途,不再吕太尉和夏太尉之下啊!”郭芙儿是将门的寡妇,对于武官官阶倒是非常了解的。 陈德兴笑道:“一介横行罢了,算不得甚么。 要是爹爹和吾大哥能高中个进士,俺们陈家才是真正兴旺了呢。 ”“哦?难道临安大官人和大哥儿过了锁厅和解试了?”郭芙儿当下又是一喜。

“已经过了。

”陈德兴摸出封信递给了郭芙儿,笑道,“这是俺爹托人送来的书信,今日一并到的。

”“那可真是三喜临门啊!”说着话,郭芙儿有些忧郁地看了笑呵呵的陈德兴,要是回头给他说门好亲事,可就该四喜临门了。 “是三喜临门。

”陈德兴呵呵一笑,从崔月儿手中接过茶碗,喝了口茶,又道,“另外,孩儿准备年前启程回临安,娘亲不如和孩儿一同去吧,您已经好些年没有和临安的外公见面了。 ”“哦,我几乎忘了,特旨封的横行是要进京面圣的。 ”郭芙儿喜气洋洋地点点头,“是该回一趟临安了,这次可是衣锦还乡啊!”...。

标签:牛奶粉知乎,被问询科创股,孩子看到狗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