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河北男模会所

全天实时计划: 第七百二十一章 让我睡会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“就是这样!”黑豹道人紧接又淡淡道了一句,再不发一言。

【全文字阅读】叶白三人陷入沉思当中,听上去,想要诞生意境之心,似乎需要进入某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,身魂分离的古怪境界当中,难怪黑豹道人自己亦是一头雾水。

三人均是悟性超群的修士,纪白衣更有着丰富的修道经验,思索了盏茶功夫之后,终究还是摇了摇头,目中精光闪烁道:“想要达到这一步,显然需要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契机,星空中的其他修士,或许可以借助仙丹灵果的帮助,轻松做到,但我们只有苦苦追寻。

”黑豹道人点了点头,深深看了他一眼道:“说的不错,不过如果是你,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,道友,我在星空当中,等着你!”他的声音,意外的郑重,充满了知己相得的味道。

纪白衣微笑点头,深邃如海的双目中,见不到一点怀疑与犹豫。

叶白和郭白云看的相视一笑,这是纪白衣那一辈的约定,二人还没有资格加入进去,不过相信只要再有两三千年的时间,就轮到他们了。

纪白衣想起一事,突然道:“叶白,你今天攻向璀璨老祖的那一拳,是哪里学来的,戴仙锋传授的吗?”叶白淡淡摇头道:“不是,偶然学来。 ”纪白衣点了点头,见他不愿多说,也没有追问,沉声道:“如果没有更高明的手段,你的元神法力,只要能够打出十记那一拳,就可以来挑战我了。 ”叶白闻言,头皮一炸。 连着打出十记最强雷拳的第一式,究竟需要多么深厚的元神法力,起码要等他进阶到元婴中期,并且在这个境界里修炼多年吧。 想了想,叶白轻轻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

”话音落下,再无人说话。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。 朝阳升起在远方大山的脚下,洒下一片红光,晨雾渐渐消散,高大巍峨的龙台山,亦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。

又过了盏茶功夫,四人落在龙台山的山门外。

虽然刻意收敛了气息,两个守山弟子依旧被他们迅捷的身法吓了一跳,看清长相之后,二人立刻迎了上来。

“见过四位前辈。

宗主已经传下令来,四位前辈若是回来,不必通报,直接去山顶的议事大殿就可以。

”其中一人,躬身说道。

几人微微点头,见五烟门无事,也放下心来。 入了山门,四人很快吸引来极多的目光。 半步离尘黑豹道人。

太乙门主纪白衣,九重天宫郭白云。

再加上叶白这位传奇天才,不少弟子都是第一次见到真人,一脸惊为天人的模样。

四人一言不发,直往山顶大殿而去。

元阳子神识强大,早就察觉到了四人回来,早早立于山顶等候。 身材依旧雄伟挺立,方正面孔上的目光,有些黯淡与阴沉。 元虚子和银玄子没有一起回来,以元阳子的阅历,自然能够感觉到不妙。

“纪道兄。 如何?”元阳子看着一步步走上石阶的四人,目光投向纪白衣,声音里甚至有些细微的颤抖。

纪白衣眉头微皱道:“道友,进殿再说吧!”元阳子目光一闪,缓缓点头,将四人引入议事大殿当中。 四人才进殿中,风声又从殿外响起,于蓝烟和温璧人匆匆赶来,见到叶白安然无恙,温璧人明显松了一口气。 叶白冲她点了点头,面容苦涩。

“璀璨老祖已经被我们杀了,元虚子道友在途中陨落了,银玄子前辈也被璀璨老祖杀了。 道友见谅,我等已经尽力了。

”纪白衣直截了当,声音平静,一脸歉然之色。

元阳子,于蓝烟,温璧人闻言,身躯剧震,脸色大变。

拓拔临渊不算,五烟门总共也只有四个元婴修士,竟然同时死了两个,其中一个,还是辈分最尊,实力最强的的银玄子……“元阳前辈,他们两位前辈的尸体,我已经带回来了。 ”叶白轻轻道了一声,从储物袋里取出元虚子和银玄子的尸体,元虚子的身体上,千疮百孔,死状极惨,银玄子更加令人触目惊心,只剩一层皮包骨头,肌肤上还有许多诡异的伤口。 元阳子目瞪口呆。 于蓝烟花容变色。 温璧人惊“呀”了一声之后,美目中泪水滑落。 厅中一阵沉默。

许久之后,元阳子面皮抽搐,神色悲愤道:“老夫一生,最重脸面,收了拓拔临渊之后,自以为得一佳徒,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,害了小师叔和元虚师弟,真论起来,我才是那个愧对宗门历代祖师的人。 ”此老满眼痛苦与悔恨之色。

众人脸色不一。 黑豹道人最是淡然,早已看透了生死,又过了片刻,他突然站起来道:“老夫要离开了,道友,我这一次,因为贵宗的事情,得到了一场大机缘,这只储物带里有些我收集的功法心得,便送给贵宗,聊表心意。

”说完,取出一只储物袋子,放在桌上。 “这如何使得?”元阳子回过神来,连忙推辞,虽然不知道储物袋里究竟有些什么功法心得,但能够被一个半步离尘送出手,又能差到哪里。

黑豹道人没有理会他,再不说话,直往门外而去。 郭白云挡住元阳子要追赶的步伐,行了一礼,声音温和道:“前辈,老师向来不喜被人拒绝,请你收下吧,日后五烟门若遇上难事,可传信至我们九重天宫,晚辈必定竭力相助,告辞。

”说完,又朝纪白衣,于蓝烟四人点了点头,也走出了大殿。

于蓝烟连忙送了出去。 元阳子沉吟了片刻,没有去碰桌上的储物袋子,收起元虚子和银玄子的尸体,望向纪白衣道:“道兄,请你将事情的经过,与我详述一下。 ”他自然不是怀疑纪白衣的话语里有假,而是从黑豹道人的话中,听出这一次的行动,并没有言语上的那么简单。 纪白衣点头道:“这也是我心中所想,道友,请另外安排一间静室。

”元阳子神色一凛,朝叶白点了点头之后,与纪白衣一起出了大殿。

殿中只剩叶白与温璧人二人。

温璧人神情低落,目中泛红。 叶白走至她的身边,将她紧紧拥着,过了许久,轻声道:“璧人,找个地方让我睡会,我最近赶的太累了。

”(未完待续。

。 )。

标签:河北男模会所,南京老师素质,口述农村j